伞坏了就坏了大不了买个新的

啊啊。

七夕夜游本丸记录

时间:半夜2点
地点:从洗澡间回到自己房间的路上

途中经过:

房间1:

停留时间7分钟

期间听到“卡内桑”17次

“库尼黑咯”12次

“啊”28次

喘气22次


房间2:

停留时间8分钟

期间听到“赝品”9次

“蜂”3次

“啊”14次

喘气17次


房间3:

停留时间6分钟

期间听到“神明先生”5次

“石切”10次

“青江”4次

“还不够”12次

“啊”26次

喘气31次


房间4:

停留时间6分钟

期间听到“阿尼甲”7次

“hi咂麻噜哟”6次

“欧豆豆”2次

“嗯”27次

喘气24次


我听不下去了。

再尼玛的见。

回屋睡觉,蒙上被子。

晚安。


天杀的隔壁:

停留时间4小时

期间听到“乡下刀”39次

“不风流”14次

“不风雅”22次

“啊”76次

“咣”13次

“咚”5次

喘气69~89次

“歌仙”1次

以后这玩意就置顶了( ̀⌄ ́)会在每篇文更完之后改动
(都是为了能督促我自己写文)也不用担心会不会被看到,反正一般来说对我的东西不感兴趣的小伙伴也不会点进我的空间(・ω・)(手滑不算)

下次更新:

冲田组 等死未遂(1)

下下次更新:

俱利歌 突变(2)

被被极化摘被单好啊,回来之后我要天天揪着他耳朵夸他漂亮,还要把漂亮二字写出来贴他脑门上。

【俱利歌+ABO】突变(1)

避雷针:

  • 和游戏中有出入的设定

  • 后天性abo

  • cp为俱利歌,可能会有其他客串cp

  • 俱利歌在本文中已经交往,单身人士慎点

  • 捏造付丧神(以后会提到)

  • 每章不一样的避雷事项

  • 有时会在后面写废话


以上都没问题就请食用愉快;-)


看似永无止境的忙碌终于迎来了尾声。

“就剩最后一批溯行军了。”身为队长的大俱利伽罗一刀终止了面前敌人的挣扎,他的话也使第三部队的其他刀剑男士们稍微提起精神,准备在太阳完全落山前向下一个地点行进。

熬过今天就能好好休息,歼灭这批敌人之后直到明年这个本丸都不会再被分配繁重的任务。他们并没有放慢赶往敌方本营的脚步,内心却早已忍不住展开对带薪假期的美好想象。

敌人的本阵近在咫尺,付丧神们也变得更加警觉。六振刀剑分成三组埋伏在附近,树木斑驳的阴影投在他们身上,目前为止一切都在完美地按照作战计划进行。负责巡视的敌方大太刀此时还不知道它已经成为刀剑们的第一头猎物,一个身影突然从它的眼前掠过,带来脖子上一抹短暂的冰凉触感,下一秒视线就被喷涌而出的鲜血占据。

“块头大就敢藐视对手,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

后藤割开了大太刀的颈动脉后完美着陆,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的怪物随后被和泉守拦腰斩成了两截。四溅的血液和躯体砸在地上的闷响也是正式开战的讯号,反应迅速的溯行军立刻开始回击,但它们的战斗力终究比不过已长时间进行高负荷工作的刀剑男士们。整场战斗转眼间变成了单方面的清剿,对处在崩溃边缘的付丧神来说,斩杀这种弱小的敌人甚至变成了他们发泄压力的方式之一。

不到十分钟刀剑们视线范围内的溯行军就已经被屠戮一空,但漏网之鱼仍有可能出现。如果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寻找并歼灭溯行军并不是一个好主意,简单搜查了一下周围确定暂时不会有敌刀前来送死,第三部队的刀剑男士决定先到事前定好的街道上汇合。

“还剩多少个?”鲶尾在这个短暂的空档重新扎好了头发,试图估算接下来的战斗时间。

“我和后藤处理了四个。”和泉守看向大俱利伽罗,“你们呢?”

“五个。”

“很帅嘛。”

“一些杂鱼而已。”

“我们这里也是五个。”与鲶尾搭档的平野不自觉地捏着下巴,“我在索敌的时候一共看到了十六个溯行军,但我不确定我看到的是不是全部。”

“那么,”一旁的狮子王坐在地上将疲惫不堪的鵺抱在怀里安抚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依然警惕地环视四周,“也就是说我们至少还要再斩杀两个溯行军才能回家睡觉咯?”他使劲揉了揉鵺的脑袋,怀中的妖怪便乖顺地在他的下巴上轻蹭。“有什么办法将它们引出来吗?”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时间溯行军改变历史的必经之地,如果就在这里守着的话…”

“小心!”

最先注意到敌人的是平野,在苦无的偷袭得逞之前,短刀先一步冲到和泉守身后将怪物斩断。

“谢谢啦。”

“不用客气,”平野笑着回答,“不过溯行军比我们想象中来的快呢。”

“那不是正好吗?”恢复了些许体力的狮子王站起身,一想到只要再杀死一两个敌人就可以休息,他的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满是破绽的家伙再怎么躲也只会浪费我们的时间而已。”狮子王将目光落在紧随而来的另一把敌方短刀上,灰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只消一击就将悬浮在半空中的骨骼首尾分离,怪物的残骸掉在地上,砸出一声脆响。

“结束了...对吧?”

“...没有动静呢。”

“如果我们到现在还不能回家的话,就意味着...”没来得及说出后半句,鲶尾的注意力便被身前突然出现的黑影吸引。夕阳拉长了本就巨大的影子,一向敏锐的鲶尾立即转身,在身型比他庞大数倍的中胁差刺中他的心脏前成功地闪避到一边。

“...啧!”

“哈...不是吧...”和泉守仰起脑袋一手扶额,当他再次看向敌人时眼中是更加凛冽的杀意。“最后才姗姗来迟的棘手敌人...吗?真是,什么时候都不能提前松懈啊。”黑色长发的打刀快速挡下巨型蜘蛛的第二轮攻击,绕到怪物后方的平野趁机一跃而起,对准它的要害刺下去。

“!!”怪物突然的甩动使平野一个重心不稳刺偏了地方,短刀见势不妙随即往反方向跳下,两只手死死握着仍嵌在怪物体内的刀剑,双脚蹬地的瞬间腰部便带动两臂用力向下将它的背部扯开更大的裂口。

受到重创的中胁差喷出蛛丝缠住和泉守,却被俱利轻松砍断。霎那间同侧的四条腿被后藤和鲶尾从躯干上割离,失去重心使怪物巨大的体型瞬间成为劣势。在怪物倒地之前,狮子王将刀刃朝上穿过中胁差人形部分的喉咙,太刀被一路捅进怪物的身躯,发力的肩膀连带右臂如鞭子般甩向斜上方为怪物送上了利落的最后一击。

“干得漂亮,狮子王。”后藤直接踩过敌人再无生气的身躯,高兴地将手伸向正在收刀的同伴。

“毕竟我可是爷爷曾经带过的刀。”回应了后藤的击掌,狮子王简单按摩一下酸痛的右臂,露出了疲惫但阳光的笑容等待着本丸的光束将他们包围。


五分钟过去了,面带微笑的刀剑们仍然呆在原地。

“...说好的回家呢?”

脸上如释重负的笑容再次凝固,欲哭无泪的六振刀剑头一次在具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萌生了撤退的念头。

“要来就一次性都来完不行吗!抠抠搜搜一次就憋一点儿,当你们是黄花闺女啊?”和泉守响亮的吼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巷子中,吼完之后他自己也脱了力,干脆先靠在墙边做暂时的休息。

“就是!放我们回去啊!”

“别喊了!”平野压低声音提醒他的兄弟,“好像有什么正在逼近。”跃上屋檐查看敌情,面前的场景却使平野瞪大了双眼。

就在离队伍大约五米处,对街屋顶上的一把大太刀正向这里虎视眈眈。之前明明进行了全方位侦查的,短刀愤愤地想,是一开始藏在城内没被发现,然后才在不久前趁我们与中胁差战斗的时候躲上屋顶伺机袭击我们吗?

既然已经暴露便没必要再埋伏下去,大太刀跳下屋顶与刀剑男士们正式开战。

“大俱利伽罗!”平野纵身跃下,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敌人,擅于侦查的后藤和鲶尾也随即作出反应。但大太刀攻击的第一个目标,离怪物最近的大俱利伽罗由于过于疲劳而来不及察觉身后逼近的危险。不远处平野呼唤自己的话音未落,突如其来的刺痛便在俱利的后背上绽开,紧接着是血液涌上体表时温热湿润的感觉和骨头迸裂的声音,连同着眼前逐渐模糊的景象一起,被封存进他对这场战斗最后的记忆中。




当大俱利伽罗恢复意识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他想要起身,后背上传来的疼痛却令他皱起了眉头。

“哟迦罗坊,醒了啊。”鹤丸的声音从右侧响起。坐在病床边沿的白发付丧神看上去精力充沛,但他的头上缠着一圈纱布,左臂和双腿都被固定,只做了简单包扎的右手则懒洋洋地搭在拐杖上。

“嗯...”俱利想要回答,但干涩的嗓子发不出声音,只能用眼神问候友人。

“先喝点水吧。”鹤丸滑下床,用拐杖和伤势较轻的那条腿做勉强的支撑,将一瓶水递给俱利。

“谢谢。”被水滋润后的嗓子舒服了不少,随后他担心地看向重新坐回床上的鹤丸,“你怎么会伤成这样?”

“远征时的突发事件而已。”鹤丸的语气反倒很轻松。他的队伍在进行休假前的最后一次远征时突遇暴雨,付丧神们虽然勉强躲过了随之而来的小型滑坡,鹤丸自己却在安置好队伍中的短刀后摔下山崖。好在山崖并不高,被救起时他的意志仍然清醒,头部受伤,四肢除了右臂均发生了不同程度的脱臼和骨折。

“你浑身是血地被推进手入室的时候我还在本丸准备出发远征,”他继续道,距昨天傍晚鹤丸被送进来也已经过了一整天。“结果你到现在才醒过来。”

鹤丸刚说出最后一个音节,手入室门外的敲门声便转移了两个人的视线。

“我可以进来吗?”来者温润的嗓音传入室内。

“啊,可以哦。”

门被打开,载着晚饭和一台平板电脑的小推车被推进屋内。“薏米鲭鱼色拉、蒸马铃薯,还有我们跟主人特制的抹茶思慕雪。”歌仙把病号用的小桌挪到两张床中间,将餐盘和电脑摆了上去。

“不错不错,今天是偏西洋口味的食物呢。”鹤丸笑道。

“调味还是更偏向日式的哦。”歌仙的声音中也充斥着笑意,褪去披风和甲斐的紫红色和服使他整个人看上去柔和了许多,他刚打算查看俱利的情况,恋人便先他一步开了口。

“歌仙。”

看到俱利已经恢复意识,紫发付丧神按耐不住内心的欣喜,上前拥住了已经坐起来的恋人,但又因怕按到对方背上的伤口,他的动作及其轻柔。额头轻轻搭在对方的肩上片刻便稍稍拉开距离,和俱利双目对视。

“还有哪里不舒服?能站起来了吗?”歌仙询问的语调比平时柔软了许多。恋人身上熟悉的芳香也使俱利感到更加安心,他伸出手轻抚歌仙白净的脸颊,安慰他不要担心自己。

再次起身时歌仙顺便查看了一下俱利和鹤丸手入的剩余时间。“很好,你们的伤在明天中午之前就能完全痊愈,”他笑着说,一边把小推车推到床头。“用完餐将盘子放在这里不管就可以,今晚开完会之后才会有人来进行回收。”

“等...今晚开会吗?”没记错的话所有工作都已经结束了,到底什么事能重要到要占用大家休息时间的地步?俱利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的,”折回他床边的歌仙弯下腰轻吻恋人的额头,“但现在不早了,我还得回去做准备。会议在晚上八点整开始。”歌仙忽然想起自己落下的东西,快步走向推车拿出两根数据线,将其中一根和移动电源一起放到小桌上,又赶紧把鹤丸的手机带到墙边连上插座。

“真抱歉啊,还麻烦你帮我充电。”

“那么还请鹤丸殿将大致的情况告知俱利了。”

“没问题,你先去忙吧。”

“会议前十分钟我们会发送视频请求,到时请务必立刻接听,并在会议开始后保持安静。”打开电脑确定电量、网络、声音和摄像头都没有问题之后将其放回桌上,歌仙才得以放心的离开。

“用餐愉快。”

“鹤先生,这两天发生了什么吗?”手入室的门被再次关上之后,俱利疑惑地问道。

“今天早些时候政府的人来了,”鹤丸单手将自己的那份马铃薯捣碎拌进色拉中,“他们走后大约两个小时左右青江就来手入室和我说明天政府还会派人,晚饭后召开全员会议,所有刀剑必须参加。”回想起上午笑面青江认真到可怕的脸,鹤丸咽下第一口沙拉之后继续道,“倒是没和我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我总觉得不是好事。”

“是吗。”俱利低头解决着自己的食物,几个月以来本丸从上到下都忙成一团,和本丸里的其他人一样,俱利也希望能利用假期充分休养。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早上到访的政府人员、休息第一天晚上就强制全员参与的会议,还有歌仙反常的状态,都让大俱利伽罗更加确定这个假是不会休的多么太平了。

“是和休假有关的调整吗?”

“不吧,如果是假期或工作上的变化,应该直接发公告才是。”看着表情严肃的小辈,鹤丸支起平板并点开网页,琳琅满目的视频便出现在屏幕中。“现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也无济于事,说不准我的预感是错的呢。”乐观的太刀将身体稍微往桌子的方向挪动,“离会议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不如先看点什么放松一下。你觉得怎样?”

“...好。”



-TBC-

带中文字幕的歌仙兼定极化语音集(完全版,含书信和破坏)走这里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7278107/

字幕和书信的翻译均来自 @雪洞vivian ,非常感谢太太的授权!

逼人吃不爱吃的东西的家伙都是渣滓。

歌仙归乡恰逢审审起夜,然审审眼拙,见其翅如飞蛾,遂拍之,歌仙卒。

p2自制表情包

风雅牌运动水壶,你值得拥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